欢迎访问黄冈市遗爱湖公园!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园文化 > 专家论坛
为“遗爱湖公园”正名
编辑日期:2017-02-22  来源:饶学刚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提要] 黄州遗爱湖公园,早已远近闻名。然而人们对它的认识出现了许多错误。虽经关注者多次的订正,但新的讹传又多起来,且越来越玄乎。虚构遗爱湖由来三个传说,杜撰遗爱湖公园命名两个版本,让人们迷茫无定,莫衷一是。作为公府行政管理部门,应该拿出权威性的规范性的洁本,还遗爱湖公园纯真、廉洁、淡雅的本来面目,不要让它再次蒙辱而误导子孙后代。

        [关键词]遗爱湖公园;虚构杜撰;规范性;还它以本来面目

 

笔者曾经说过,黄州遗爱湖公园,早已远近闻名。然而人们对它的认识出现了许多错误,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历史地理知识。历史地理也是科学,是老老实实的学问,来不得半点的虚假和杜撰。现在,新的讹传又多起来,且越来越玄乎。笔者大声疾呼,为“遗爱湖公园”正名,让遗爱湖公园建设朝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

还遗爱湖公园的本来面目

20世纪90年代初,为了加快黄州城的建设与发展,黄冈地区行署领导班子决定,一面建立黄州科技经济开发区,一面将老城区东郊的东湖、西湖、菱角湖大片区域开辟为城市休闲区,即人们常说的风景区或公园。时间紧迫,没有设置命名征集评选程序。1992年2月,时任黄冈市文化局副局长、遗爱湖风景管理区筹建处负责人的何应奇先生,多次去学校请笔者为之命名。笔者很快命名为“遗爱湖公园”,并撰写了命此名的理由:“宋太守徐君猷善政,为民称道。安国寺僧建亭纪念,苏东坡作《遗爱亭记》。其中说徐守‘去而人思之,此之谓遗爱’。今日各级领导和人民亦应如此,给后人留(遗)下‘爱’。古为今用,令人回味。”黄冈行署专员刘荣礼看了,一锤定音。同年5月,遗爱湖风景管理处正式挂牌,何应奇先生被任命为管理处党组书记兼处长。

这就是遗爱湖、遗爱湖公园名称的由来。遗爱湖公园命名,只是借了苏东坡作品中的“遗爱”一词,没有征集评选程序。就是这么简单。刘雪荣《东坡逸事说遗爱》、黄冈电视台《话说遗爱湖》专题片、何应奇《高美学品位的遗爱湖公园》、笔者《历史地理也是科学》和《苏东坡〈遗爱亭记〉的写作与三湖无关》,只要读了的人,都会消除对遗爱湖、遗爱湖公园的种种误识和质疑的。

遗爱湖公园的种种讹传可以休矣

笔者命名遗爱湖公园,只是借了苏东坡作品中的“遗爱”一词,不存在有考古的重任留给后人。由于传统习惯思维的作怪,而今重复无数遍的八卦新闻仍在民间、报纸和网络上流传,还进入了合作编辑者“遗爱湖公园介绍”(以下简称“介绍”)中。难怪革命导师列宁说: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

其一,连篇累牍的讹传还在复制、克隆。“据史料记载,1300多年前,贬谪于此的伟大诗人苏东坡给湖畔的小亭题名‘遗爱亭’,故而这个美丽的湖泊便有了一个浪漫的名字——遗爱湖。”“当年的遗爱亭早已消逝在历史的烟尘中。后来的黄州人把当年城郊现处城中的东湖、西湖、菱角湖叫做遗爱湖。为什么会把与遗爱亭毫无关系的湖泊叫做遗爱湖呢?大概是质朴的黄州人怀念那个清廉的太守苏东坡吧。”

就这么几句话,让苏东坡、遗爱湖和遗爱湖公园被一些人看歪。现再次予以纠正。①说1300多年前苏东坡贬谪黄州,时间错了,被提前了400年。那时是唐代而不是宋代。②苏东坡命名的遗爱亭不在黄州东湖、西湖、菱角湖的任何一个湖畔,而在安国寺内。③黄州历史上没有“遗爱湖”这个地名。所谓“浪漫名字”“遗爱湖”,是今小说作者虚构的东西。④“遗爱亭”的消逝与“遗爱湖”的诞生没有因缘关系,不存在“遗爱湖”是“遗爱亭”的翻版。⑤后来的黄州人从来没有谁把黄州东湖、西湖、菱角湖三湖叫做“遗爱湖”。⑥苏东坡从来没有在黄州当过太守,他只是一个虚衔的小小团练副使而已。

    其二,遗爱湖公园命名的两个版本前假后半真。第一个版本“遗爱湖刘荣礼命名说”。编者说:据多次询问黄州科技开发区筹建指挥部同志,据好友当时在指挥部工作的许宏章先生老兄介绍,据某次筹建指挥部几个人一起吃饭喝酒时为湖名大家发表了很多意见……时任黄冈行署专员刘荣礼说,苏东坡在黄州有《遗爱亭记》就叫遗爱湖吧。许在场,应为实。编者说得有眼有鼻,颇具传奇色彩。第二个版本“遗爱湖公园饶学刚命名说”说对了,只是故事情节编离谱了。编者据指挥部同志,据好友,据酒友,据网络,编出了遗爱湖公园命名的两个民间版本,唯独未据客观事实编出一个公府版本来。

其三,遗爱湖由来三个传说让遗爱湖受辱。第一个家谱版传说:宋代黄州东湖两贫男女,反抗父命干涉,双双殉情投湖。乡人怜悯她,更东湖名为“遗爱”。很快这湖名就在湖广传开了。第二个民间版传说:宋仁宗皇帝来到黄州东湖体察民情。看见一位农家少女正捣衣。知府安排她到了皇帝身边。皇帝许诺回京下诏让其进宫。遭到了皇后反对,少女进宫未成。人言可畏,少女投湖自尽。仁宗声称这是他的“遗爱”。后来,黄州人就把东湖叫做“遗爱湖”。

为何要把“家谱版传说”和“民间版传说”,搬进“遗爱湖公园介绍”里呢?是想让读者和游人欣赏那花边新闻的黑色幽默、灰色浪漫和黄色情调吗?是想叫读者和游人游遗爱湖公园时不忘少男少女殉情投湖的贞节和宋仁宗诱骗少女自尽的皇恩吗?

至于所谓史料版遗爱湖传说,系苏东坡遗爱亭翻版说,纯属今人杜撰。请问:“史料版”是源于《读史方舆纪要》、《水经注》,还是源于《黄州府志》、“大清黄州府图”?

遗爱湖公园的年龄仅仅25岁

遗爱湖公园的年龄仅仅25岁,即从1992年到笔者撰写本文为止。只有当代的成长历程,没有1300年的美丽浪漫史。从2006年正式开工建设到2010年完成第一期工程也只有5年。怎么可能诞生那么多的神话传说?

遗爱湖公园,为何出现那么多的天方夜谭?始作俑者是在地方报纸上妙笔生花的作者。2009年8月19日《黄冈日报》推出遗爱湖古已有之说,《遗爱亭记》翻版说,后来黄州人合称说;同年9月9日“日报”又推出遗爱湖公园名集体创作说,2013年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遗爱湖》,其“释名”更具体重述公园名集体创作说。筹建公园当事人何应奇先生和笔者去找Y总编要求发文正误,被断然拒绝。说穿了,他怕先刊发篡改遗爱湖公园本事的文章再刊发正误文章而丢总编面子和报纸威严。在此导向下,复制、克隆始作俑者有关遗爱湖由来、遗爱湖公园命名的文字日渐增多。现在又出现了“遗爱湖刘荣礼命名说”,“少男少女殉情投湖说”,“宋仁宗诱骗少女自尽留恩说”,怪诞荒唐,让遗爱湖和遗爱湖公园受辱。

其实,“介绍”和外地游人并不坚信始作俑者所言,也产生过疑问。编者说:“遗爱湖的历史具体有多长,笔者至今未弄清楚,但取名为‘遗爱湖’却只有十几年。”网友蒂尕字汉阳说:“对这湖名由来,我也曾作过一点了解,至于出差时所听的故事,明显有后人杜撰之嫌。”而他们为何还要听信、转载杜撰的东西?坏事就坏在他们的游戏心态:“现把那个短故事讲出来,让大家对‘遗爱湖’名字的由来,多一个斟酌。”斟酌了?没有!斟酌了文字游戏:“据史料记载”;“专门查了资料”,“多次询问黄州科技开发区筹建指挥部同志”,“走访当年命名的当事人”。事实上,公园命名当事人何应奇先生和笔者从未见过这位编者,也从未见过编者查询的一个字的原始史料。这又怎么解释?

 遗爱湖公园介绍属于说明文

说明文是指以说明为主要表达方式的文章体裁。解说事物概念,说明事物特征,揭示事物本质及其规律性,即介绍事物的形状、构造、类别、关系、功能,解释事物的原理、含义、特点、演变等。各类规则章程、各类广告、文论提要、工农商产品使用说明、历史地理人物介绍、文博馆解说词、风景名胜公园导游词、科学小品,都属说明文,公文性的说明文。

“遗爱湖公园介绍”无疑属于说明文。写作好“介绍”要注意严肃性、规范性、完整性。恕笔者直言,“介绍”忽视了这三性。

所谓严肃性,系指说明文具有企事业单位赋予的特定的效能和影响力。“介绍”本应还原遗爱湖公园纯真、廉洁、淡雅的原貌,结果反而成为展示遗爱湖公园命名的两个版本、遗爱湖由来的三种传说,苏东坡1300年前贬黄说、“遗爱湖”是“遗爱亭”翻版说等的平台。再一用“我”,还有“笔者”、“记者”、“老兄”等口气词,“介绍”就立刻失去了“特定的效能和影响力”的严肃性。

所谓规范性,是指说明文系公府所作之文,公民所用之文。其制作者是依法成立的组织,而不是个人。“介绍”以“我”的口气说:“我当年从报纸上看到‘黄州遗爱湖’这个名字也是问:哪个湖叫‘遗爱湖’?遗爱湖的历史具体有多长,至今未弄清楚。”既然编者也疑惑、模糊、无定、矛盾,为何还要勉强编“介绍”?这样的“介绍”的价值何在?

    规范性还指说明文具有规范的结构和明确规定的格式,而不是个人的随笔。

依照“1遗爱湖简介,2遗爱湖的由来,3遗爱湖的三个版本,4苏东坡与遗爱湖,5遗爱湖的治理,6遗爱湖的秀丽,7解读“遗爱湖”,8解读三:关于“遗爱”,9遗爱湖的变迁”(有两个版本)等9条纲要编的“介绍”,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符合说明文的规范性。思维不清,文体不明,人称不一,良莠不分,材料重复,结构庞杂,牵强附会,随意拼接,语法有病,错别字多。连路边和酒席上传言,报刊和网络上的边角料,甚至言情小说和抒情散文统统被收入大杂烩囊中,如雾霾笼罩着遗爱湖公园,读者和游人无法认识其真面目。

所谓完整性,是指说明文要揭示事物本质及其演变规律,要尊重历史而不要割断历史。“介绍”缺乏完整反映公园发展历程的肯定性文字。1992年到2006年演变的介绍是模糊的,断续的;用一些XXX单位、遗爱湖公司、“或许”、“都可以”等含糊不清、模棱两可的措辞来给公园名义和档案定位是不科学的。再如,“由当时赤壁风景管理处统一就黄州的旅游发展一并开发。赤壁风景管理处负责人就该区域宣传、推荐需要在社会上征询名称,在诸多征询中最后选择由黄冈师范文学院(原黄冈师专中文系)一位从事苏轼文学研究的教授所题名称“遗爱湖”,报经当时行署专员确定。”且不说这段拗口文字的表述病,仅就不标明时间、不标明负责人和题名人的名字,足以看出编者淡漠的历史责任心。是想让子孙后代搞考古来弥补这段历史缺陷吗?

作为市区宣传、文化、教育、园林、城建、遗爱湖公园管理处的公府部门,应该关注、组织懂行的专业人员,编写一个富有权威性的规范性的遗爱湖公园介绍的洁本,还遗爱湖、遗爱湖公园纯真、廉洁、淡雅的本来面目,不要再让美丽的遗爱湖、遗爱湖公园蒙辱而误导子孙后代。

[原载《东坡文艺》2017-2]

  

 

    黄冈市遗爱湖公园管理处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5 www.yahgy.com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16005242号
    地址:黄冈市黄州区赤壁大道78号 邮箱:550071806@qq.com 电话:0713-8829729 传真:0713-8829729 邮编:438000
    技术支持: 黄冈市信息中心